谁为华晨买单?

1月12日,上交所发布了《关于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及有关责任人予以公开谴责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从《决定》可以看到,自华晨集团募集资金后,从其经营管理不善到未及时对市场做信息披露;从对重要子公司进行股权转让到未经受托管理人同意即进行资产转让及质押;从拒绝受托管理人访谈要求并拒绝提供资料到拒绝配合风险排查等,一系列行为显示华晨集团法纪意识淡薄。

国有企业服务的对象主要是国家大型项目,资本的主体就不再只是企业自身,而是融入国家战略的大系统、大平台当中。企业虽然仍是运行主体,但已变成为国家战略服务的细胞以及器官,可以说,一定程度上国有企业汇聚了国家的信用和资本的更为高级的形态。华晨集团发行债券时能在市场上获得AAA评级,除了有其过往的业绩支撑外,毫无疑问的是背后隐含了国企信用。

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地方财政收支平衡能力削弱,叠加地方政府债务及隐性债务风险防范与管控愈加严格,地方财政吃紧状况显现,地方政府兜底协调能力及协调范围边际下降。发债主体的盈利能力受到显著冲击,央企、地方国企、民企以及城投在2020年前三季度的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均较2019年有不同程度的下滑。2020年,国企违约余额由2019年的129.3亿元增至518.97亿元,增幅达3倍。AAA大型优质国企违约,华晨开了“先河”。

国有企业是整个信用市场的基石,我国信用市场总体来看仍是健康的。正如上交所在公告中所述:“我国经济正处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阶段,有些企业因为生产经营遇到一些困难出现债券违约,是市场正常现象,市场违约率总体不高。”但是,华晨从发债融资到实质违约,仅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这一期间,华晨集团的管理团队无视市场规则,在企业困难加剧时,不进行债务重组,不走法外重整,而是直接采取破产这种方式,这让投资者情何以堪?

华晨的违约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地方国企的声誉,给整个金融市场带来了非常大的负面影响。如果不及时进行管理,不再有纠错机制,届时市场买单的代价势必更大,成本势必更高。上交所的处分或只是开始,下一步将会加大对债券市场逃废债、欺诈发行等违法违规行为查处力度。

2020年11月,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主持召开金融委第四十三次会议时指出,规范债券市场发展需要提高政治站位,要从大局出发,秉持“零容忍”态度,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市场各方也希望有关方面能出台一些切实有效的举措,尽快恢复市场信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