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帆:2021年对科技公司的一些预判(上)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郭开森 杨帆

来源:陆玖财经

2020年即将过去,这是黑天鹅成群结队飞过的一年,有太多的笑容夹杂着泪水,还好,2021年就要到来。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的世界埋下了很多的种子。一些种子需要很多年才能发芽,一些种子明年可能就会收获。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确定性的未来,大概率会发生,我们所有的投资行为以及创业念头,都是依据这些大概率事件在判断。

2021年,中国的科技公司会发生哪些事呢?郭德帆,在这里梳理出来了九个判断,为什么不是十个?我们也不知道,因为只看到了九个,那么就每期分享三个,两周内分享完毕吧。

接下来,是前三个。

年轻人的第一支股票小米将翻倍

创业10年,目前是小米最好的时间点,手机销量稳居世界前三,并且有望拿下第二的位置,劲敌华为式微,OV后场无力。

小米的销售生态链日趋成熟,线上销售一骑绝尘,线下渠道也在完善当中,不仅有遍布一二线城市的小米之家,而且渠道还在不断下沉。

2021年,小米将在高端手机上,进行实质性发力。小米11目前拿下高通888的全球首发,去年用小米10至尊版的试水,也颇为成功,目前在快充、拍照和屏下摄像头三块,小米已经开始有技术领先优势。

除此之外,小米的AIoT生态已经非常完善,是国内乃至世界范围内,联机率最高的一个IoT生态,虽然目前产品以及定位,还存在很大的优化空间,但是万物互联的趋势不会发生变化。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此前一直被人诟病的小米股价怎么样了呢?

2020年12月中上旬,小米的股价创下历史新高,达到29港元左右,小米市值一度超过7000亿港元。

回想过去2年内,小米的股价曾经从上市的时候17港元左右的发行价,一路曾经下探到8港元,几近腰斩。

彼时,小米的管理层曾一度抱怨,香港的投资者看不懂小米,认为小米不是互联网公司,而是一家卖硬件的手机组装公司。小米的生态价值和互联网增值收入,一度被大多数投资人忽略。

甚至,雷军在一些高端论坛上也感叹:小米卖了这么多部手机,还有人说小米没技术。大家记住的只是小米的高性价比,但没有人认可小米的品牌价值。

功夫不负有心人。雷军和他的团队已经很努力,很拼命了。去回看一下11月底小米中国区总裁兼红米总经理卢伟冰的脱口秀发布会,就很容易了解到,小米的团队是下了真功夫的。

雷军曾经在2年前的小米上市酒会上放下豪言,要让首日买进的投资者翻倍。如今,小米这支年轻人的首个股票,距离这个目标价34元只有不到20%的距离。相信,不出意料的话,小米将在2021年的上半年,实现上市后股价翻倍的目标。(当然,这不代表小米这家公司没有挑战,毕竟高端手机之路,并不会很容易。)

这个时候,雷军的标志性笑容,彷佛会说:ARE YOU OK?你信了我的话,你就OK了?

新能源汽车三傻股价回归理性

2020年,不光是互联网巨头的股价都冲上了天,新能源汽车也都跟着特斯拉的股价鸡犬升天。

特斯拉翻了6倍,乘此东风,蔚来、理想、小鹏的股价,也是牛哄哄。尤其是蔚来,去年还以为离破产不远了,到今年年底却突然起死回生,股价已经翻了10倍不止。

截至12月8日,中国三家初创车企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进入全球汽车公司市值排行前十名,蔚来汽车市值甚至超过了传统行业巨头通用汽车。

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已经逐渐由政策主导变为市场主导,消费者需求增强。但对于具体的新能源汽车公司来说,前景远非如此乐观。

首先是安全问题,据不完全统计,特斯拉在中国市场已经有四次召回,蔚来、理想汽车和威马也都出现过因为产品质量而发生的召回事件。其次,补贴滑坡也是一大隐患,财政部等四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通知》明确,原则上2020—2022年补贴标准分别在上一年基础上退坡10%、20%、30%。

此外,传统车企进场后的市场变化、新车型是否会受欢迎、渠道和服务是否能跟上用户扩张的步伐,这些都还是未知数。

2020年,“三傻”的股价明显被高估了。

今年11月,做空机构香橼曾通过推特表示蔚来的股价已脱离合理范围,在这样的指控下,蔚来的股价停止了之前的飞涨,股价当天跳水7.35%,理想和小鹏的股价也应声下跌,高股价就是如此脆弱。

缺乏业绩的泡沫终究会破灭,好赛道并不一定意味着是好投资。当前新能源汽车整体市场占有率不足5%,“三傻”还并没有摆脱亏损,甚至“卖一辆亏一辆”的情况才刚刚好转。2020年10月份,蔚来+小鹏+理想汽车的合计销量为9662辆,而通用汽车总销量为156014辆,“三傻”的销量加起来不到通用汽车的1/16,但是在这种背景下,截至美东时间12月11日收盘,蔚来汽车的市值却已经超过了通用汽车,“三傻”也挤进全球前10大车企之中,这不是泡沫,是什么呢?

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是经济学中永恒不变的真理。

马克吐温曾经说过,每个人都是月亮,总有一个阴暗面,从来不让人看见,股价也是如此。如果把股价比喻成月球,那么业绩增长就是地球,股价要绕着业绩增长转,而且股价的光芒也并不是它自己产生的,它只是一面镜子,反射的是公司业绩基本面的光芒。当股价和业绩增长的偏离以一种超乎寻常的速度加快之时,就意味着泡沫的破灭已近在眼前。

或许在2021年,也或许就是明天。

当资本的潮水褪去,我们就会看到,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三傻”的业绩还会继续增长,但股价却无法再创新高,而且有极大可能会回落。因为这场泡沫中的高股价早已透支了企业未来多年的业绩表现,企业需要用年复一年的业绩增长,来填补泡沫破灭的深坑。

在线教育头部化和品牌化

黑天鹅是大部分人的黑天鹅,也会是少部分人的白天鹅。

2020年是在线教育的融资大年,疫情黑天鹅开场,催化了各大在线教育玩家的融资进程,人们出不去,只能远程教育。

数据显示,今年1-11月,在线教育行业共有89起融资事件,融资总额高达近388亿元。尤其,猿辅导的估值已经达到了200亿美金,跑通了大班课和启蒙课,是目前在线教育领跑的独角兽。

2021年则可能是在线教育的上市和并购大年。博弈与厮杀多年,烧钱的战线拉得太长了,会有一大批投资机构有退出的需求,2021年将会陆续有在线教育公司上市。今年12月4日腰部教育公司一起教育,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已经开了个好头。

同时由于巨头的战火越烧越旺,一些小规模的教育培训机构将会倒闭或者被并购。2020年英语教育机构魔力耳朵被收购,这类案例在2021年将会越来越多。

2020年也是在线教育的烧钱大年,向营销砸钱,以低价课引流,仅半年时间头部玩家平均砸钱规模就超过了10亿。猿辅导、作业帮、跟谁学、高途课堂和学而思网校从这场大战中胜出,成为了K12赛道的四小龙。

2021年这些巨头在K12教育领域将会继续烧钱大战,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毕竟,市场份额现在没有绝对的领先者,大家的品牌效应和头部效应并没有拉开差距。同时,这场漫长的烧钱大战势必会引起政府的注意。另外,经过烧钱大战,在线教育的创业门槛也会继续提高,据了解,猿辅导目前的平均获客成本已经从800元涨到了1600元,而其他平台的获客成本只会更高,有的甚至达到2500元/每人。在线教育的玩家会变少,只有头部玩家才能最终剩下来。

疫情也进一步加强了教育市场的在线化。将来,可能不会有独立的线下教育机构存在。要么就是纯在线的,例如51talk这类。要么就是线下与线上结合的模式,比如lily英语。但是,类似优胜教育这类纯线下的机构,因为疫情等原因,会逐步退出市场。优胜教育2020年的资金流断裂事件,是个标志性事件。

在K12的学生中,一二线城市的教培普及率已经非常高。因此,战火很可能延伸到四五六线城市。所谓的双师或者三师教育会进一步普及,而人工智能这类卖点也会进一步成为标配。此外,一对一、小班课和大班课这三种模式中,大班课的模式已经得到了初步验证,未来在线教育机构会把投资,着重放在大班课模式上。

有人说,教育是最好的避孕药,在中国养育一个孩子的教育成本太高了。但是在线教育并不会因此收缩,反而会如燎原之火越烧越旺。

首先,再穷不能穷教育,这几乎是每个中国家长的金科玉律;其次,教育改革要为中小学生“减负”,实际上是把给老师的压力转移到了家长身上,学校被“减负”了,家长只能寻求在线教育机构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但是,在线教育的商业化,最后导致的后果,很可能是教育资源的贫富分化和城乡教育资源的再度不平衡。寒门再难出贵子。过度商业化的在线教育行业,有可能会被有关部门再度监管和规范化。

因此,2021年,将会是在线教育公司头部化和品牌化的一年。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